• 當前位置:廉政文化 > 品牌創建

    立意訓俗的《袁氏世范》

    時間:2021-11-27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顏氏家訓》之亞

      自北齊顏之推的《顏氏家訓》問世以來直到宋明時期,最受世人稱道的家訓名篇中,毫無疑問應該包括南宋袁采的《袁氏世范》?!端膸烊珪返木幮U邔Α对鲜婪丁方o予高度評價,稱其為“《顏氏家訓》之亞”。
      《袁氏世范》的作者袁采,字君載,今浙江衢州人。袁采的生平事跡不可詳考,只知道隆興元年(1163),他曾以會試第三名的成績登進士第,擔任過樂清等縣縣令,后官至監登聞鼓院(宋代的登聞鼓院是接受百姓陳情的機構)。他秉性剛正,為官廉明,頗有政聲。時人贊其為“德足而行成,學博而文富”。袁采著有《政和雜志》和《縣令小錄》,并主修《樂清縣志》十卷,但對世人影響最大的還是寫于淳熙五年(1178)的《袁氏世范》。
      宋代以前的家訓,雖數量不少,但大多議論精微,意求“典正”,不以“流俗”為然。而袁采的這部家訓卻立意“訓俗”,故而書成之后,他將其取名為《俗訓》,明確表達了該書“厚人倫而美習俗”的宗旨。后來,袁采請他的同窗好友劉鎮為自己的家訓作序,劉鎮將《俗訓》改名為《袁氏世范》。
      劉鎮在序中談到更改書名的原因時說,對袁采的這部書,他自己反復閱讀、仔細體味達數月之久,深感“其言則精確而詳盡,其意則敦厚而委曲,習而行之,誠可以為孝悌,為忠恕,為善良,而有士君子之行矣”。他認為這部家訓不僅可以施之于樂清一縣,而且可以“達諸四?!?;不僅可以行之一時,而且可以“垂諸后世”,成為“世之范?!?,因而更名為《袁氏世范》。
      《睦親》篇的齊家之道
      《袁氏世范》共三卷,第一卷是《睦親》,論及父子、兄弟、夫婦、妯娌、子侄等各種家庭關系的處理,具體分析了家人不和的原因、弊害,闡明了家人如何和睦相處的各種準則。
      在《睦親》篇中,袁采認為要從人們的不同性格、性情的分析入手,深入剖析造成家庭失和的根本原因,只有弄清家庭不睦的癥結所在,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按他的解釋,即使同一個家庭的成員,其稟性也是有很大差異的。假如做父親的硬要兒子的稟性適合自己、做兄長的硬要弟弟的稟性適合自己,那么對方未必心甘情愿。這樣“其性不可得而合,則其言行亦不可得而合,此父子兄弟不和之根源也?!睕r且臨事之際,每個人各持己見,都想讓對方服從自己,必然會發生爭執。一次次爭執的結果,就會使彼此不睦乃至“終身失歡”。
      如何解決這個導致家人不和的根本問題?袁采提出了一系列措施:一是性不可以強合。為父兄和為子弟者,居家之道應該是尊重對方的人格和稟性,而不是要對方“同于己”“惟己之聽”。二是善于反思自己。袁采提出為父兄者和為子弟者如果都能站在對方的立場上考慮問題,處理雙方的關系,待人如己,這樣的家庭沒有不睦之理。三是處家貴寬容忍讓。袁采認為,自古以來人們的道德水平就有高低之分,家人之間也是如此,這就要求父子兄弟夫婦“寬懷處之”,互相忍讓。
      袁采在《睦親》篇中還提出了許多調適家人關系的行為準則,這些在今天看來也是難能可貴的。比如,在父子關系上,他提出必須堅持兩個基本原則:一是父慈子孝;二是父母愛子貴均。這兩個方面,前人的家訓中雖也曾論及,但袁采把道理講得更入情入理、細致周到。他認為“為人父者能以他人之不肖子喻己子,為人子者能以他人之不賢父喻己父,則父慈而子愈孝,子孝而父益慈”,這樣就“無偏勝之患也”。在父母對子女的憎愛方面,袁采以自己的經驗,加上對當時民風的觀察,作了十分精辟的論述。他認為做父母的往往偏愛幼小的子女,特別關心憐恤子女中的貧窮者,而做祖父母的則不同,他們偏愛的往往是長孫。這固然是人之常情,但弄不好會成為兄弟不和的原因。故而做長輩的一般情況下應對晚輩一視同仁,不可偏憎偏愛,否則“衣服飲食,言語動靜,必厚于所愛而薄于所憎。見愛者意氣日橫,見憎者心不能平。積久之后,遂成深仇,所以愛之適所以害之也?!弊龈改傅膽摗熬渌鶒邸?,只有這樣,家庭才能和睦。
      《處己》篇的立世之規
      《袁氏世范》的第二卷是《處己》,袁采在該篇對子弟立身處世的教誨中闡述了很多有價值的見解,對世人的自身修養提出了系統的忠告。概括起來,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其一,忠信篤敬,公平正直。袁采認為,忠信篤敬、公平正直是做人最重要的品德,但是他對忠信篤敬的解釋與傳統的解釋很不相同,尤其是“忠”。他說:“蓋財物交加,不損人而益己,患難之際,不妨人而利己,所謂忠也。有所許諾,纖毫必償,有所期約,時刻不易,所謂信也。處事近厚,處心誠實,所謂篤也。禮貌卑下,言辭謙恭,所謂敬也?!?br/>  其二,富貴不驕,禮待鄉曲。袁采認為如果本自貧寒而致“富厚”“通顯”,不應“以此取優于鄉曲”,即在鄉親們面前“擺譜”;若是因為繼承父祖的遺產或沾父祖的光而成顯貴,在鄉親面前耍威風,那更是可羞又可憐。尤其可貴的是,袁采批評了一些勢利人的做法。這些人“不能一概禮待鄉曲,而因人之富貴貧賤設為高下等級。見有資財有官職者,則禮恭而心敬。資財愈多,官職愈高,則恭敬又加焉。至視貧者賤者,則禮傲而心慢,曾不少顧恤。殊不知彼之富貴,非我之榮;彼之貧賤,非我之辱,何用高下分別如此?”
      其三,謹慎交游,近善遠惡。在社會交往方面,他要求子弟近君子而遠小人,但不贊成有的人家為防子弟從事“酒色博弈之事”而“絕其交游”的做法,認為這樣不僅會使子弟缺乏社會閱歷,“樸野蠢鄙”,而且一旦“禁防一弛,情竇頓開,如火燎原,不可撲滅”,會干出更大的錯事。因此袁采建議對子弟要“謹其交游,雖不肖之事,習聞既熟,自能識破,必知愧而不為?!边@種積極疏導而不是消極防備的方法,可以不斷增強年幼子弟對不良行為的抵抗能力,在今天看來是符合教育學、心理學原理的。
      其四,嚴己寬人,過必思改。嚴于責己、寬以待人是中華民族的優秀道德傳統。袁采認為“勉人為善,諫人為惡,固是美事,先須自省”,只有正己才能正人。人不能無過,但過必思改,同時要寬厚為懷,以直報怨,不要計較人情的厚薄。若“處己接物,常懷慢心、偽心、妒心、疑心者,皆自取輕辱于人,盛德君子所不為也”。他還告誡子弟要見得思義,以禮制欲。
      其五,處事無愧心,悔心必為善。這是袁采對道德修養最高境界的見解,他說:“今人有為不善之事,幸其人之不見不聞,安然自肆,無所畏忌。殊不知人之耳目可掩,神之聰明不可掩。凡吾之處事,心以為可,心以為是,人雖不知,神已知之矣;吾之處事,心以為不可,心以為非,人雖不知,神已知之矣?!边@種見解盡管是唯心主義的,但卻以樸素的語言,通俗地闡釋了儒家的“慎獨”思想,因而更能為人們所理解和接受。接著,袁采進一步表述了活到老修身到老的思想,這就是常具“悔心”,不斷反省自己,長善救失。他指出:“人之處事,能?;谕轮?,?;谇把灾?,?;谕曛从兄R,其賢德之進,所謂長日加益而人不自知也。古人謂‘行年六十而知五十九之非’者,可不勉哉!”
      其六,習業治生,自立于世。在《睦親》篇中,袁采就從父輩對子弟關愛的角度,告誡家長特別是富貴之家的家長,應讓子弟從事一定的正當職業,這樣可使貧家子弟避免饑寒,富家子弟免于染上酒色博弈等惡習?!短幖骸菲?,他又對子弟應該從事的正當職業給予了具體的指導。袁采認為,士大夫子弟首選的職業當是讀書習儒,這樣上可以取科第、致富貴,次可以開門教授生徒。即使不能習進士業者,還可以事筆札、代箋簡、為童蒙師?!叭绮荒転槿?,則巫、醫、僧、道、農圃、商賈、伎術,凡可以養生而不至于辱先者,皆可為也?!痹蓪⑦^去被人瞧不起的職業作為子弟可以選擇的職業,的確是擇業觀上的一大進步。
      《袁氏世范》第三篇是《治家》,基本上是持家興業的經驗之談,從宅基擇選、房屋起造、防火拒盜、管理倉米,到厚待佃戶、納稅應捐、修橋補路、植種桑果等等,范圍非常之廣,要求極其具體,限于篇幅,本文從略。
      《袁氏世范》對后世的影響
      《袁氏世范》不僅語言質樸通俗,規范便于操作,而且具有可貴的社會教化責任心和開明的民主意識。
      以前的家訓基本上是為訓誨自己的家人子弟而作,袁采的家訓不僅如此,還為了端正民風、官風和社風。正如他在后記中所說,他希望世人讀了此書后能有所收獲,減少紛爭、訴訟及犯罪行為,使世風“醇厚”。他說:“人或好惡不同,互是迭非,必有一二契其心者,庶幾息爭省刑。俗還醇厚,圣人復起,不吾廢也?!彼选疤锓蛞袄?、幽閨婦女”作為寫作對象,細心啟誘,反復訓誡。寫這部家訓時,袁采只是一個小小的縣令,但他卻能以強烈的社會責任感,撰著并刊行此書,立志訓俗。
      與同時代人相比,袁采具有較為開明的民主意識。袁采在《睦親》篇中認為家庭和睦的根本問題是解決父兄與子弟之間的關系。雙方應當交流、理解與適應。做父輩的要尊重子弟的人格和個性,同時要“各能反思”,從對方的立場考慮問題。雖然他也認為“子之于父,弟之于兄,猶卒伍之于將帥”,但他不像司馬光的《居家雜儀》等家訓那樣特別強調子弟對父兄的絕對順從,強調懲罰措施,實際上《袁氏世范》幾乎沒有提到過暴力的懲治。他對于為人父兄的要求與為人子弟的要求基本上是平等的,這種教育就易于為人們所接受。
      被譽為“《顏氏家訓》之亞”的《袁氏世范》,由于其鮮明獨到的見解,奠定了它在中國古代家訓發展史上的重要地位(盡管屬于廣義家訓)。袁采的許多家庭教育、家政管理和社會教化的思想,對后世家訓的演進具有重要的意義;他以訓俗為己任的社會使命意識拓展了家訓的功能,對開明的知識分子利用家訓這一形式軌物范世、實現自己的道德理想提供了很好的借鑒;他的“性不可以強合”的科學認識,磨煉疏導而不是一味防禁等教化方法,特別是愛惜物命、推人及物的生命倫理思想,不僅對古代家訓教化的發展,而且對中國傳統倫理思想的演化都產生了積極的作用。(陳延斌)
      ※作者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中國傳統家訓文獻資料整理與優秀家風研究”(14ZDB007)首席專家,江蘇師范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

     



    高德登陆_高德平台-首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