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 案例剖析

    刑事缺席審判第一案公開開庭審理

    時間:2021-12-13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王卓報道 12月9日,潛逃境外20年的“百名紅通人員”程三昌貪污案公開開庭審理。

    程三昌案是我國首起適用刑事缺席審判程序審理的外逃被告人貪污案,也成為黨的十九大以來追逃追贓和法治建設的標志性案件。

    程三昌,男,1941年7月出生,外逃前歷任河南省漯河市委書記、豫港(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等職,2001年2月逃往國外。2002年2月,國際刑警組織對其發布紅色通報。2015年4月,中央追逃辦將程三昌列為“百名紅通人員”。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后,該案由河南省鄭州市監委辦理。

    2020年8月,鄭州市監委將該案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之后,鄭州市人民檢察院向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提請適用缺席審判程序,以貪污罪追究程三昌刑事責任。檢察機關指控,程三昌利用擔任豫港(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的職務便利,非法占有公款折合人民幣共計308.88萬余元。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將傳票和起訴書副本送達程三昌本人。

    該案一經判決,意味著程三昌不再是“犯罪嫌疑人”,而是由審判機關依法定罪量刑的罪犯。這將向已經外逃和可能外逃的貪腐分子發出強烈信號——無論逃到天涯海角,也逃脫不了法律的制裁。

    缺席審判,與對席審判相對應,是法院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潛逃境外或因其他原因出境后在境外滯留不歸等情況時適用的審判程序。該程序的建立,是適應新時代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工作需要的重要立法。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追逃辦連續七年開展“天網行動”,綜合運用引渡、刑事司法協助、執法合作、境外追訴等方式,將一大批長期隱匿國外的腐敗分子繩之以法。然而,仍有一些執迷不悟的“硬骨頭”拒絕服法,做著負隅頑抗的“美夢”。

    2018 年 10 月 26 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六次會議通過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決定,增設“缺席審判程序”專章,對缺席審判案件的范圍、程序以及被告人權利保障等作出系統規定。缺席審判成為繼2012年刑訴法修訂增設違法所得沒收程序后,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的又一有力法律武器。

    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后,監察機關成為職務犯罪追逃追贓案件的主辦機關?!吨腥A人民共和國監察法實施條例》第二百三十三條對監察機關如何適用缺席審判程序作出明確規定:“監察機關立案調查擬適用缺席審判程序的貪污賄賂犯罪案件,應當逐級報送國家監察委員會同意。監察機關承辦部門認為在境外的被調查人犯罪事實已經查清,證據確實、充分,依法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應當依法移送審理。監察機關應當經集體審議,出具《起訴意見書》,連同案卷材料、證據等,一并移送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p>

    與同為特殊程序的違法所得沒收程序不同,地方監察機關擬適用缺席審判程序,必須首先報國家監委同意,這是因為缺席審判的程序要求和證據標準都很嚴格。適用缺席審判程序的案件,必須是已經充分開展了追逃工作,但被告人因主客觀原因確實不能到案,已掌握的證據可以排除合理懷疑的追逃追贓案件。開庭前,審判機關還必須嚴格按照刑事訴訟法規定,向被告人送達傳票和起訴書副本。程三昌案成為刑事缺席審判“第一案”,有關部門經過了深入研究論證。

    更加注重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是黨的十九大以來追逃追贓工作的一個顯著特點。程三昌缺席審判案是一個縮影。它反映的是我國運用法律手段追逃追贓的效能不斷提升,紀檢監察機關開展追逃追贓的規范化法治化正規化水平不斷提高。

    除違法所得沒收程序和缺席審判程序之外,一系列追逃追贓領域的重點立法,為以法治思維法治方式開展追逃追贓提供堅實支撐。

    2018年通過的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將國家監委列為國際刑事司法協助的主管機關,為監察機關開展國際司法執法合作提供了直接法律依據。2020年12月通過的刑法修正案(十一),對洗錢罪條款進行了重大修改,為追逃追贓提供了更有力的法律武器。監察機關手握上述法律武器,與各國攜手打擊跨國腐敗犯罪,取得了一系列戰果。

    12月1日,“紅通人員”、外逃涉腐洗錢犯罪嫌疑人范繼萍被引渡回國;

    11月14日,中國銀行開平支行案主犯、外逃20年的許國俊被強制遣返回國;

    10月2日,“紅通人員”、外逃職務犯罪嫌疑人姜冬梅被緝捕并遣返回國。

    ……

    數據顯示,今年1月至11月,國家監委共對外提出執法合作請求13項、刑事司法協助請求12項,以法治思維法治方式追逃追贓的步伐愈來愈堅定。

    “天網”越收越緊,程三昌們的外逃之路必將走向盡頭。



    高德登陆_高德平台-首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